【海王(2018)同人】“她从暴雨中来”[Orm&Vulko、Arthur&Orm]

CP:Orm & Vulko(Orm大概对Vulko有点特殊感情)、Arthur & Orm、Arthur & Mera


简介:现代AU
警告:O得已经没C了。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开始:
“海洋生物学?”他用手指划过手机屏幕,浏览信息。
“是。”
“他肯定知道鱼的名字。”
“也许。”
“我不认识鱼们,真是遗憾。Vulko,你喜欢鱼吗?”
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“他还有纹身,不得不说颇为壮观。”他把手机举起来,给Vulko看。
“是的。”
“你早就见过他了,是吧?”毫无预兆地发问。
Vulko没有回答。
“别否认。”
“我没有否认。”
“你,还有Mera,以及所有人,都背着我去联系他了,只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。”听起来像是抱怨,他想,背着,背对着……所有人所有人背对着他。
“并不是背着……”
“那么,不妨说是背叛。”
“Orm,你不能……”
“我不能怎样?”
“你知道。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记起……从门下的缝隙里,血流出来。不要知道,不要理解,不看、不说、不想,不要把碎裂的黏合,不要把线头扯出来编织。
“你需要一条牵引线,一个模具,一个故事。”
“如果我开始讲,你不担心我会发疯吗?”Orm想知道,养大一个杀人凶手的孩子是什么感觉。Vulko是怎么想的?
“不。”Vulko低头,把双手握在一起。
Orm突然想把自己的手放在Vulko的手上。


故事:
Arthur Curry是海洋生物学家,他知道海洋中所有鱼的名字。覆盖着他胸口、肩膀、手臂与背部的纹身,是在穿越另一个世界、被边界刻蚀的印痕。另一个世界当然存在,只是不像童话故事里所讲,需要钻进衣橱、推开窗户、坠下悬崖或者翻开一本书才能到达。另一个世界就在身边,如同空气和气味,或罩在脸上随着呼吸起伏的面纱,它时时刻刻无处不在。
故事是暧昧不明的,真相难以知晓,正如世界与世界的界限无处不在又无从寻觅。Arthur从来不知道哪个版本的故事才是真实。他的父亲是灯塔看守,母亲随着拍岸的海浪而来,这是一种可能性。但还有另一个版本的故事:父亲是个仓库管理员,母亲是无处可去的陌生人,他们相遇了。或许,实情更加缺乏戏剧性,他的父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,然后上了床。就像搞不清父母究竟如何相遇,他不能确定下述事件是否当真发生过。在童年里某个黄昏,他放学回到家,发现有个穿长袍的枯瘦陌生人在他家中,正跟父亲一起喝茶。“他是你母亲的朋友。”父亲这样介绍。枯瘦的陌生人把一只镶嵌宝石的银手镯放在Arthur手心里,“这是你的母亲留给你的。钥匙。”他说完后转身走入另一个世界,消失在空气中,只留下茶杯里的热茶在橘色的黄昏光线中冒着热气。但很难说,陌生人也可能是从正门走出去的,他穿的是黑色正装而不是长袍。在另一版本的故事里,从没有枯瘦的陌生人来访。那只手镯是父亲在游乐场买给母亲的,不锈钢手镯镶嵌玻璃。很难说哪个版本是真实,哪个故事是确实发生过的。也许没有一个故事确实发生过。
话说回来,人生的故事就是如此。
她从暴雨中来。
当时Arthur在追踪蝠鲼的科考船上,罩在黑色雨衣里眺望风浪。她从海上来,从暴雨中来。不必在水面上行走,她的双脚脱离海浪,踩在空中,不留足印,走向Arthur在风浪中颠簸起伏的船。她是真正融身于雨中,不是被雨淋成落汤鸡的“在雨中”。该怎么描述那个场景。你看过黑客帝国吗?或者知道像素、栅格、位图之类?每一个雨滴是一个像素,每个像素有一种颜色,她是以雨滴为像素构成的一张位图,除了不是位图。密集的雨滴坠落入海,她却悬在空中,红发如火焰飘浮,手中的金色三叉戟闪闪发光。
“Arthur,”她叫他的名字,“我是Mera。我们的世界需要你,你的母亲需要你。”
“母亲?”
“我认识你的母亲——女王。她一生致力于寻找另一个世界,打破两个世界的界限,将两个世界扩展。她的丈夫相信这是背叛行为,是女王对国家和臣民的背叛。‘叛国罪。’女王的丈夫说,‘必须受到惩罚。’他把她囚禁在两个世界的缝隙间。”Mera讲道,“现在,女王的另一个儿子、你的弟弟,坐在王位上。他想要杀戮和死亡,我们的世界屈服于他的残暴统治,困在腐朽之中,近于毁灭。”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
“完成女王一直想要成就的。击败Orm王,用女王留给你的钥匙打开缝隙之门、打破两个世界间的隔阂,拯救她,拯救我们。”她说,向Arthur伸出手。
Arthur握住Mera的手,走进雨中。转身,进入另一个世界。
Orm王在王宫里。他像他的父亲一样阴沉、暴虐,头戴父亲留下的黑色王冠,坐在石阶之上、由黑色硬石雕凿而成的王座中。他是他的国家的绝对主宰,他是他的世界的绝对主宰。王宫外面,一片死寂,毁灭随着雾气弥漫,连王宫的墙壁也在渗出有如哭泣的水珠。但Orm王并不在意。他沉默不语,不说、不思考,这是统治世界的唯一方法。
谋臣Vulko被关在地牢里。他竟敢背叛Orm王,背叛国家,背叛所有的臣民。就像上一任女王,Vulko背着国王进入另一个世界又返回,他在密谋着什么。他向他的国王隐瞒自己的行为,从事阴谋。于是Orm王把他打入地牢,用镣铐锁在渗出水珠的石墙上,再取走他的声音,让他永远面对墙壁。
Orm王的手指抓着王座的扶手,留下裂隙和凹痕。背叛是一个含义模糊的词,拯救是另一个。
Mera带领Arthur敲碎大门冲进来。Orm王从他的王座上起身,一步又一步,顺着台阶走下来。“你想要决斗?”
“我想要救出女王——我的母亲。”Arthur说。
红发的Mera把金色三叉戟递给Arthur,Orm王拿起父亲留下的黑色武器。他们战斗,武器相撞时发出火花,不仅是王宫,整个世界都震颤起来。最终Arthur获得了胜利。他用金色的三叉戟击碎Orm手中的武器,掀掉Orm头上的黑色王冠。Orm站着,握着碎裂的武器,看着掉落的王冠,全身发抖。王宫里是寒冷的,可他发抖不是因为寒冷,也不是因为失败。
“现在,我们打开缝隙,打开门,打破界限,迎接女王。”
Arthur取下母亲的手镯。“应该怎样使用钥匙?门在哪里?锁又在哪里?”
“Vulko知道。”
Orm将Vulko从地牢里释放出来,当他把手放在Vulko的手上,镣铐就自动打开了。他把声音也还给Vulko,并给他换上柔软的长袍。
“手镯不是钥匙。”Vulko说,“你是钥匙。”
“我是钥匙?”
“准确地说,你是钥匙的一半。Orm是钥匙的另一半。”
Orm和Arthur望着对方。
“只有你们相见时,才可以将封禁的缝隙之门打开,使界限弥散,让世界贴合、融合为一体。女王将归来,从囚禁她的缝隙中走出,把衰败、寒冷、近于毁灭和死亡的世界一起拯救。”
“我们该怎么做。”
“举起你们的手,贴在一起,手指贴着手指,手心对着手心。”
他们把手贴合在一起,发现对方与自己一样拥有体温和血液。他们感到对方手心的温度,感到传至手心的心跳。从两只手的缝隙间,光流出来……门打开了。
Arthur听到Mera惊喜的叫声,听到Orm声嘶力竭的痛哭。世界与世界相撞又融合,海水涌上来。
Arthur跌落进海水里,暴雨还在砸下来,同事从科考船上把救生圈抛向他。Mera、Orm和Vulko消失了,Arthur在海浪间挣扎着游向救生圈,抓住它,返回他的船。世界毫无变化,一切如常,没有什么改变的。但世界已经改变,一切都变了。


故事的另一个版本:
Arthur Curry送突发心脏病的父亲去医院。
父亲脱离危险后,红发的女医生来找Arthur。“我注意到你的名字,Arthur Curry。”
“这是我的名字。”
“我过去认识你的母亲。在我小的时候,她时常照料我。我还认识你同母异父的弟弟。”


几个月之后,Arthur傍晚离开研究所,一个金发的年轻人等着他。
这是初次见面。他们一起吃了晚饭,Vulko预订的位子。
“讲讲我们的母亲。”他的弟弟请求,“她……我当时还太小,几乎不记得什么。”
于是,Arthur讲起来。


结尾:
“我会后悔的。”他说。
“后悔什么?后悔见到了你的哥哥?” Vulko递过一杯酒。他们看着窗外鲸鱼般游过夜空的云。厚重的云层下,楼房和街道的灯光在黑暗里碎裂开来。
“不知道。一切。也许总有一天会后悔一切。”
“有一个办法,可以避免后悔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后悔是因为感到后悔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不要感到后悔就可以了。”
“你后悔收养我吗?”
“不。”
“因为你有避免后悔的办法?”
“不是。”
“我是我父亲的孩子。”
“你也是你母亲的孩子。”
“如果……”他把害怕的东西说出来,“万一我以后会杀了你?”就像父亲对母亲做的。
他以为Vulko会回答“你不会”,或者“别多想”,但并没有。“你当然可以。”Vulko这么说。
Orm终于放松下来。我当然不会杀死你,就像船无法在沙漠航行,他这么想,但没说出来,因为如果说出来,就不好了。“我会非常后悔。”他说,“你避免后悔的方法一点用也没有。我会后悔而死。”
“别害怕。”Vulko看着窗外,微笑起来。









呃,其实是现代AU里奥姆的亲爹杀了亲妈,奥姆被维科收养长大,知道自己有个同母异父哥哥存在,但不想了解也不想见面。发现维科和湄拉跟亚瑟有联系后非常生气。
当然,最后奥姆和亚瑟见面了。



评论(3)
热度(22)

© hydrviolenc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