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海王(2018)同人】大日子[Orm&Vulko、Orm&Arthur 现代AU]

2018电影同人
现代AU,Orm是……刚进青春期那种小朋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别乱抹了,你把血弄得到处都是!”Orm对Mera说,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。
她哼了一声,血还在慢慢从鼻子里流出来。她吸了吸鼻子,没忍住,再次用袖子去擦。好极了,现在她的袖子上是一道道的血迹,脸上被血糊得一塌糊涂。
Orm掏出纸巾,抽出一张递给她,又抽了两张。“捂住鼻子。”
Mera把纸巾捂在口鼻的位置。
“怎么回事?你又跟谁打架了?”Orm不由地暴躁。今天是他人生中重要的时刻,他的“大日子”。却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却莫名其妙遇到Mera,她翻墙跳过来,鼻子直流血。向来不省心。
她耸耸肩,眼睛看着街上的车流。
“你以为自己是谁,长袜子皮皮?你父亲会担心的!”
Mera弹了一下舌头。
Orm火气直冒。Mera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是生意上的伙伴。在路上遇到父亲朋友的女儿跟不知道什么人打架打得直流鼻血,他照料她只是出于责任感,可她完完全全不领情。
Mera在纸巾后面皱着眉。“我没事,别说教了。”
Orm的手心又冷又湿,这是紧张和期待所致。不是因为Mera,而是因为……“大日子”。他有重要的事情,他有计划,犯不着和“长袜子皮皮”生气。想想Vulko,Orm在心里提醒自己,Vulko不会发火,Vulko总是镇定自若。想想Vulko会怎么做。Orm吸了口气,“血能止住吗?还有哪里受伤了?需要去医院吗?”
“我说了没事。”Mera把粘血的纸巾取下来,揉成一团,“已经不流血了。”
很好,看来没什么问题。“去洗洗脸,赶快回家。”
“你去哪儿?”Mera问。
“图书馆。”这是谎话,“需要我送你回家?”
Mera立刻摇头。“不!”
可以摆脱Mera了。Orm没去图书馆,而是去乘火车。这是一次秘密旅行,没有人会发现。父亲在出差,他也太忙,没有时间顾着Orm。Vulko在休假。Orm只需要跟厨子说自己去朋友家过夜,就可以完美地消失一个周末。他要去见Arthur Curry,他的哥哥。

我的,哥哥。听起来不可思议,Orm望向车窗外,对一闪而过的景观视而不见。第一次见面,他该对Arthur Curry说什么?
“你好,我们有共同的母亲。”这样说?
蠢透了。Orm得知自己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是在母亲出车祸之后。她的车冲出公路,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,一头栽进湖里。警察打捞出了车,没有打捞出尸体。“她活着的可能性很小。”他们说。“不可能还活着。”事故原因呢?他们不知道,也许她开车时分了心,也许……是自杀。Orm的父亲那段时间把酒喝得太多。一次醉后,他告诉Orm,他的妻子、Orm母亲过去和另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,还有一个儿子。即,Orm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。
对于母亲的前男友和半路冒出的哥哥,Orm说不好自己有何感想,也不确定应该有何感想。烂醉的父亲甚至说了那个孩子的名字——Arthur Curry。靠着名字,Orm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出了他的信息,还有照片。Arthur Curry在一条简短新闻所配的照片上微笑着,他因为拯救了两个下海游泳险些溺毙的孩子而成为本地英雄。Orm保存了图片,他给Arthur Curry建了一个文件夹,存放所有关于他的资料。这是他的一个秘密,而隐藏秘密的最好方式是藏木于林。他又往文件夹里塞了很多无关的文档、图片,无论谁看到都会以为这是被主人随手存东西的混乱文件夹,只有Orm自己知道什么是重要的。Arthur Curry在照片上咧嘴笑着,那是他的哥哥。
他们相像吗?Orm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再看看Arthur的照片,也许嘴唇部位有些相似。不,他们完全不像,也不应该相像。他不希望与他相像。但他们有共同的母亲,他们总该有些相似。
Orm犹豫了一段时间,去见Arthur,还是不见。去见他,他是妈妈的孩子。为什么要见他,有什么必要?妈妈已经死了,再也回不来。他还是去见Arthur了,在火车的座椅里,心不在焉地注视窗外,双手又凉又湿。Arthur和Arthur的父亲住在灯塔里,想想吧,灯塔。住在灯塔里会是什么感觉?Orm读了所有能找到的关于灯塔的书,仍然一无所知。
第一次见到Arthur Curry,他该说什么?
“你好,我们有共同的母亲。”这样说?
或者,“你是我的哥哥。”“你是Arthur Curry吗?你是我的哥哥。”
“我是另一个孩子。”
“对不起,我抢走了你的母亲。”他想说“对不起”,但又愤怒。为什么母亲还有另一个孩子? 你抢走了她。可Arthur是先出生的。谁抢走了谁的母亲……
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。他们之间根本没有话可说。他们应该见面。他们应该永不见面。为什么要去见他?现在回去还不晚。
火车到站了。
他感觉不在此地,而是漂浮着,和周围的世界脱节,魂不守舍。
“我看到了关于你的新闻。”
或者,他该问:“住在灯塔里是什么感觉?”
Orm下了火车,在站台上站了一会儿,下午的阳光炙热,令人眩晕,而他手心冰冷,心跳的声音使身体微微发抖。
想想Vulko会怎么说,Orm在阳光下眯起眼睛,提醒自己,Vulko会告诉他不必慌张,没什么可担忧、害怕的,放松。在犹豫不安、不够坚强时,他总会去想Vulko。
Vulko……是个迷,也是个秘密。
Vulko是母亲的朋友,也是Orm的家庭教师。他带Orm去博物馆、去音乐会,回答Orm的问题。他从不烦躁、从不发脾气,也不忧愁,总是稳重,总是温和,总是陪在Orm身边,但无法亲近。Orm试图搜索关于Vulko的信息,毫无收获。Vulko把一切都藏起来了,他是个迷。
Orm对这个迷着了迷。像存放Arthur Curry资料的文件夹一样,他也给Vulko建了一个文件夹,虽然其中没有多少真正重要的信息,但文件夹是有的。Orm观察Vulko,有时候跟踪他,还会画他。他趴在床上,试图把Vulko的眼睛、睫毛、脸颊、嘴唇用笔和纸再现,从没成功,他把不太成功的画像收起来,藏起来。仍然用藏木于林的方法。Orm花很多时间画了他的父亲、Mera、厨子、女仆、同学、老师、图书馆员、街头流浪汉和等公交车的女孩,很多张。然后把Vulko藏在其中。他把父亲的画像送给父亲,把Mera的画像给Mera当生日礼物,甚至把画的厨子送给厨子,但从来没把Vulko的画像送给Vulko。Vulko是他的秘密,不可以让人发现,尤其不能让Vulko发现。
“哦,这张是我。”
“是的。我得多练习,画所有能画的。”

Orm终于到达,灯塔矗立在眼前,比想象中更加庞大。Orm在灯塔投下的阴影里犹豫着该不该敲门的时候,门开了,一个中年男人走出来。
在门口撞上对方,他们都愣了一下。
“我来找Arthur Curry。”Orm匆匆开口,又补上多余的一句,“你好。我是他的同学。”
“他出去了。”
“哦。”
“大概去哪儿玩了。”中年男人说,“需要我转交什么?或者传达什么?”
Orm连连摇头。“不,没有。我只是……来看看。谢谢。”他有点语无伦次,“再见。”然后扭头跑开。
他不该跑,这样显得心虚、心里有鬼。可他已经跑了。Orm跑了一阵,觉得自己跑出Arthur父亲的视力范围,才慢下来。现在他该怎么办?经过长久准备令他焦虑不已的“大日子”里什么也没发生。他该再等等,过一两个小时再去灯塔试试能不能见到哥哥?还是干脆放弃,坐火车回自己的家?Orm犹豫着,一边考虑一边在沙滩上踱步。也许,这就是所谓命运,他没能见到Arthur Curry,是因为他不该见到哥哥。命运在暗示他,他们不该相见。
也许他该回去。Orm抬起头,心不在焉地望向大海。他没打算看什么,但却看到了……Vulko。
Orm眯起眼睛。没错,那是Vulko,他与另一个人肩并肩走着,沿着海散步。Vulko更靠近岸,另一个人更靠近海,浪在他脚下破碎。鞋子肯定打湿了,但那个人在笑。
他在笑。是笑容让Orm辨认出来,和Vulko一起散步的是Arthur Curry。
这个Arthur Curry不是新闻报道照片里的Arthur Curry。那篇新闻是几年前的,上面的Arthur和Orm一样,还是个孩子。几年之后的今天,Arthur已经长大,不再是孩子,而是青年,或者成年人,高大、强壮,有种落拓的帅气。他的个子甚至比Vulko高,在Vulko说话时,他会微微低下头。因为距离太远,Orm听不到Vulko说了什么,但Arthur听到了,听完之后大笑起来,Vulko也微笑了。
他们,Vulko和他的哥哥Arthur,他们在同一个世界里,说着彼此可以理解的话,交谈、微笑。Orm被关在这个世界之外。那是他们的世界,他被关在外面了!Orm扭头跑了。
没有方向或目标,他只是沿着脚下的路,不停地跑。肋下疼痛,也没有停。他跑着横穿马路。这时候应该发生的是:一辆卡车开过来。Orm想着会发生什么,他没有看路,卡车会把他撞倒,从他身上碾过。路人们会尖叫,血从车轮底下流出来,Vulko和Arthur听到骚动会赶过来,然后看到Orm的尸体。
可说,并没有卡车。也没有越野车、面包车、轿车、自行车、独轮车,没有车撞倒他,甚至连一个行人都没有撞上。
Orm跑过马路,一直跑下去,跑到喘不过气才停下来。他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,然后去找火车站。坐车回家。
确实是他的“大日子”。






我也觉得我编得太扯淡了……

但是很好奇Orm发现Vulko在教Arthur时是什么感想。
Orm发现了,没戳穿,悄没声等着,成天阴阳怪气,最后忍不住才戳,戳穿以后还没把Vulko戳个对穿(字面意义,毕竟此人把不配合的国王都戳了个对穿)。
我等着看他把Vulko留到Arthur上场,当着Arthur的面杀。
但是,居然没有!
说让看着就是老老实实让看着,还给配了宽敞的包厢。哟!

评论(1)
热度(36)

© hydrviolenc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