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海王(2018)同人】失败的完美谋杀 [Orm & Arthur]

2018电影同人
简介:奥姆小朋友试图谋杀亚瑟小朋友的爸爸。
警告:涉及未成年饮酒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王子在深夜浮出海面,看着灯塔放出的光。
就是那里。
在空气与水交界的地方,两种物质相互撞击,令他觉得怪异,还有点痒痒。Orm握紧手中的三叉戟,微微发抖。实际上,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抖。这是因为有所作为的激动,而不是因为畏缩害怕,他向自己强调,Orm无所畏惧。在今夜,他要为母亲报仇!
他不可以恨父亲,更无法恨母亲。那可恨的就是陆地和陆地上的人。一个陆地人类诱惑了母亲,控制了她,强迫她生了一个孩子。Orm已经够大了,知道孩子是怎么被造出来的,其过程令他觉得恶心。那个阴险恶毒的恶心陆地人害得母亲不得不去献祭海沟,现在,他会杀了恶人为母亲报仇。
Orm提着他的武器走上陆地。计划非常简单。简单直接的计划是最完美的计划,不会出任何岔子。他去敲门,等陆地人类毫无防备地来开门,在门口杀死他。
绝不会失手,万无一失。

Arthur趁老爹不在家,偷喝啤酒。
唉,其实也算不上偷喝。他爹没有不允许他喝酒,但怎么说呢……老爹不在家的时候装作偷喝,喝得更畅快。
门口传来很轻的“砰”的一声,Arthur没有在意,还以为是风把什么垃圾吹得撞上了门。但在安静了一阵后,门口再次传来很轻的“砰”的声音。是什么垃圾?又是“砰”的一声,接着又是一声。Arthur不得不仔细听了,“砰,砰,砰,砰”,相当有节奏且连续不断的轻轻敲击声。莫不是有人在敲门?
Arthur从沙发里翻出来,一只手拿着啤酒罐子,另一只手拉开门。
门外站着一个小孩。苍白脸,湿漉漉的金发直往下滴水,是个海里来的孩子,一只手紧握一柄三叉戟,另一只手攥成拳头举在胸前。应该就是用这拳头敲门的,声音太小了。现在拳头还没来得及放下,海里来的孩子愣愣地抬头看着Arthur。“你……太年轻……”
这孩子说什么呢?“你更年轻,小家伙。”既然看上去是海里来的……“是Vulko派你来的?”Arthur问。
小孩似乎仍然没能反应过神来,一副愣样儿,但嘴唇微微动了动,Arthur看着像是在重复“Vulko”这个称呼。Vulko真不厚道,派遣这么小的孩子给自己跑腿儿。不过,Arthur转念一想,搞不好是Vulko想让他接触年龄相近的亚特兰蒂斯人。
门口的孩子发起抖来。其实刚开门时,Arthur就注意到他有点儿抖,现在抖得更厉害,肉眼可见的大幅度哆嗦,抖得手里握的三叉戟直晃悠。身上湿着,又吹海风,肯定冷了,能不抖吗。“先进屋。”Arthur说。
孩子没动弹。
真是有点愣。Arthur抓着他的肩膀,把他拉到屋内,推进沙发里坐下,随手抄起扔在沙发上的外套,给他披上。然后想起来门还没关,Arthur关了前门回来,发现孩子把披上的衣服掀开了,一本正经端坐在沙发里,一只手放在膝盖上,另一只手仍然紧攥着三叉戟,双眼盯着自己。亚特兰蒂斯人居然还有专门给孩子用、适合孩子身高的三叉戟,哟!这孩子装大人的严肃模样让Arthur觉得好笑,又有点可爱。
“Vulko怎么啦?”Arthur问,“他派你来做什么?”
孩子仍然紧盯着他,用审问地口气说:“你是Atlanna女王的孩子?”
Arthur也在沙发上坐下。“我是我妈的孩子。”他回答。
孩子似乎放松了一点儿,但仍然盯着他。
Arthur继续回答。“我爸和Vulko说,我妈是Atlanna女王。”
孩子又紧张起来,微微抿着嘴唇。他身上有什么诡异的、不太对劲的地方……Arthur被盯得不舒服,随手打开一罐啤酒,递过去。
孩子用没有握三叉戟的手接过啤酒,拿出试毒的谨慎姿态尝了一口,然后吐了。张嘴直接吐在地上,一脸惊恐,似乎以为Arthur打算毒杀他。
“抱歉,抱歉。”Arthur赶紧从孩子的手里拿走啤酒罐,对着口喝了一大口,“我不该给你喝这个。忘了你还不到喝酒的年纪。”
“陆地上的饮品味道真恶心。”孩子老气横秋地发表评价,可惜用手背擦嘴的姿势毁掉了所有严肃性。
“你还太小,酒不合胃口。我去给你弄点其他的,想喝果汁还是热巧克力?”
“都不要。太难喝了。”他又重申一遍,视线从Arthur的脸滑到了橱柜上的相框里,不说话了。他在看照片。Arthur顺着孩子的视线望过去,看到照片里的母亲、父亲,父母抱着的自己。海里来的孩子盯着照片看了半天,开口道:“你是Atlanna女王的孩子……”
他们已经把这话重复无数遍了。“我是我妈的孩子。”Arthur再次说。
海里来的孩子又不出声了,他们之间的静寂令人尴尬。Arthur一口气灌掉半听啤酒。“我现在还不能去见她。你应该知道的。Vulko说,得等我能够完全适应水下生活,等我能够证明自己,才能再见到她。”Arthur转着啤酒罐,“她还好吗?”他问,“她在水下是什么样子?你应该知道。”
Arthur抬起头,发现海里来的孩子哭了。或者不是哭,只是流泪,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,顺着脸颊往下流。莫名其妙啊,但Arthur知道,有人哭的时候就应该提供安慰,他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。
那孩子也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眼泪往下流着。Arthur这才想到,生活在海里的人大概用不着也从来不用纸巾,所以这孩子不知道纸巾拿来干嘛。他好心地解释,“擦擦眼泪。”又把纸巾递过去。
孩子抬手摸了摸脸,手指碰到眼泪,缩了回来。他看着手上的眼泪,做了一件极其古怪的事:抬头看天花板。“哪里滴下来的海水?”
“你哭了。”Arthur没想到自己还得给他解释这个。哦……搞不好这就是Vulko派这孩子来的原因,让他了解亚特兰蒂斯人的多样性,感受一下文化冲击什么的。
“我没有哭。”孩子口气强硬,不断地用手抹着眼泪,似乎困惑不已,“陆地上太奇怪了。”
是你比较奇怪,Arthur心里想,没有说出口。他握着纸巾,抬手给孩子擦擦脸。结果,把孩子给吓呆了。他呆了两秒钟,也被Arthur擦了两秒钟的脸,然后猛地跳起来,攥紧一直没放手的三叉戟。
Arthur做出举手投降的样子,试图安抚:“放松,我没打算伤害你。”该死的文化冲击,海里来的小孩太难招架了。
“不是Vulko派我来的,是女王派我来的。”小孩说着,吸了一下鼻子,完全毁掉句子本该有的庄重感。
“我妈……?”
“不要告诉Vulko,这是个秘密!Vulko级别不够!”他叫道,然后扭头就跑,跟前门的锁较了一下劲,逃命似的冲了出去。
Arthur追到门外,看见小孩握着三叉戟跳进了大海。

“她在等着你!她在等着你!她在等着你!”
下潜时Orm一遍一遍地叫着,不知道是嚷给陆上的孩子听,还是给自己听。
“她在等着你!”他希望这是真话,希望妈妈仍然在某个地方,安全的地方,等待着他,等着他再次见到她。他还可以再找到她!但这是谎话,是自欺欺人,是孩子抱在心里的安慰。妈妈已经死了!而他不能恨父亲。更差劲的是:他甚至没有下手杀掉另一个孩子。
那是害死妈妈的孩子,可被生出来不是他的错。错的是另一个孩子的父亲,可他是另一个孩子的父亲。他们在照片里微笑、拥抱。生为陆地人类不是他们的错,他们就是……一出生就成了该死的陆地人类。
Orm哭着。他没有哭,因为在海里不会有眼泪流下来。Orm继续哭。不是因为伤心难过,他告诉自己,绝不是因为难过,王子根本不会伤心。他哭,是因为羞愧和愤怒。对自己软弱的羞愧,对自己无能的愤怒,还有对陆地的憎恨。他判断自己一时半会儿没法儿下手杀死另一个孩子,也没法儿下手杀死另一个孩子的父亲了。他做不到去谋杀,那就只能不杀了,让他们留在该死的陆地上喝味道恶心的饮料吧!Vulko也让他生气,Vulko去见过另一个孩子,Vulko什么都知道,但Vulko什么都不跟他说。Orm大哭着,他太生气了。
等到哭够了,Orm怏怏地回家。发现Vulko在等他,令他加倍生气的事也等着他:Vulko根本没有问他去哪儿了!
可恨的陆地!



评论(4)
热度(38)

© hydrviolence | Powered by LOFTER